學??煊?span>/Campus Express
您當前所在位置是:首頁 > 學??煊?/span>
當少年作家遇見英倫名?!袊倌曜骷覍W會王安憶佳第四本新書
發布日期:2017-09-12    作者:    來源:    點擊量:353   分享到:
 
10月11日,剛剛獲得2017年諾貝爾文學獎的著名作家石黑一雄(日裔英藉人)回到母校英國東安格利亞大學(UEA)講課,中國少年作家學會主席、中國少年作家班學員、英國東安格利亞大學(UEA)電影傳媒寫作專業學生王安憶佳有幸聆聽受教。
與此同時,王安憶佳利用課余時間創作的19萬字短篇小說集《遇見》,近日由黑龍江少年兒童出版社正式出版并在當當、京東、亞馬遜網店和各地新華書店發售。這是王安憶佳出版的第四本書。該書由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著名作家賈平凹題寫書名,獲得多位著名兒童文學作家的好評和力薦。


新書《遇見》

沒有你,良辰美景更與何人說?
18歲少女用《遇見》溫暖世界



2016年12月,讀高三的王安憶佳結束了短篇小說集《遇見》的創作和整理工作。
“按照慣例,我把書稿投遞給了兩三家出版社,我希望有人看上并能趕在2017年3月底我的18歲生日來臨之際出版,作為我致青春的一份見面禮。書稿很快得到黑龍江少年兒童出版社的青睞,于2017年春節前正式簽訂了出版合同。但我低估了插畫創作的時間、出版社的稿件審校時間等因素,所以《遇見》最終在7月底才出版面世。不過俗話說‘好飯不怕晚’,只要最后是你,晚一點真的沒關系。”
 

王安憶佳



關于這本書的主題和內容,王安憶佳介紹說:“如同昆蟲的蛻變,人從少年到青春的蛻變有憧憬也有傷痛,《遇見》所描述的,就是少年遇見青春、遇見他人、遇見世界時的那份躁動與疼痛。我曾反復地聽孫艷姿的《遇見》。后來我寫了一些關于人與人相遇、人與記憶重逢的故事。在不同時代、不同地點,那些小人物們有的最終與他們珍視的一切相逢,有的依舊在路上,有的則被時間的高墻隔在歷史的另一端。這么多年過去,我最不后悔的事就是與那些故事原本的主人公相遇。我找不到他們如今的蹤跡,也找不到當時那個聽故事的我,然而記憶終究留存了下來。這就是《遇見》的故事。”

王安憶佳與中國作協副主席賈平凹合影

 
《遇見》里的角色雖然有老有少,但得到了不同年齡段讀者的普通歡迎,這首先基于文章主題和情節的設置吻合了老幼讀者對于人性和愛的普世追求。多年來,王安憶佳的文字一直保持著這樣的風格。“國際安徒生獎”獲得者曹文軒這樣評價王安憶佳:“這個孩子,她在用心靈感觸世界,用真情寫字,在快樂中成長,只有這樣,她才能創造出這些帶著溫度的語言,讓我們在她的故事里讀到了感動。”
王安憶佳有著超越其年齡的洞察力,卻又保持著難得的單純和清醒,雖然還是學生,但她視野廣闊,思想深刻理性,文筆也毫無“學生腔”。著名詩人安武林評價她的作品說:“王安憶佳的文字看起來既清純又老到,顯示了她較高的文學素養和文學表達能力。”這可能也是她的作品能夠從眾多學生作品中脫穎而出、老少讀者通吃的又一個原因。

 
被英國五所大學錄取
從“偏科生”到“學霸”,她是怎么做到的?

 
在《遇見》出版的同時,王安憶佳曾收到英國倫敦大學國王學院、布里斯托大學、蘭卡斯特大學等五所世界著名院校的錄取通知書。
選擇赴英修讀影視傳媒專業的王安憶佳,給人的印象是安靜、靦腆和聰慧。在談及眼前的成績時,她說:“作家柳青曾說,人的一生,關鍵的只有幾步,特別是當你年輕的時候。我就有幸在這關鍵的幾步的遇到了很多良師益友來幫助我。一是從小學到高中,父母和幾任語文老師一直鼓勵和監督我寫作,一路雷打不動、風雨無阻地堅持了下來。二是父母真的做到了因材施教。傳統的“木桶理論”認為,一個木桶盛水量的多少取決于桶壁上最短的那塊木板??墒俏业母改竻s認為這個“木桶理論”貌似正確,實際上誤人子弟。在小學和初中階段,面對我的嚴重偏科(數理化經常不及格),特別是在小升初‘奧數至上’的暴風驟雨襲來時,父母替我遮風擋雨,他們覺得興趣才是最好的老師,縱容我‘抓優放劣’、不學奧數,才讓我躲過應試教育的碾壓,‘幸免于難’。三是,高中選擇了國際中學。正是因為高中選擇了A-Level課程,才讓我有精力和動力選修自己擅長的科目?,F在看來,我最終選擇赴英國學習用文字和鏡頭表達思想的專業,跟我從小喜歡歐洲文化,從小熱愛寫作是分不開的。


 

《遇見》插圖


《遇見》插圖
 
王安憶佳在高中階段是班里的“學霸”(剛擔任班里的學習委員時,她曾跟父母開玩笑說:“熬了九年,現在終于由學渣熬成學霸,不容易??!”)。談及她在高中三年的學習經歷,王安憶佳說:“雖然學校的氛圍比較自由開放,但其實根本沒有看起來那么輕松,語言和學術方面的挑戰還是很大的。我之所以學得開心,主要是喜歡這里的外教老師以及他們創新的教學方式,遇見了許多有意思的國內外朋友,他們總能帶來新鮮的空氣,讓我每到周末就渴望周一趕緊到來。”此外,王安憶佳還是學生會的積極分子,經常編排派對節目、制作宣傳海報、組織義賣活動等。“國際班開放的理念和老師的引導鼓勵,最大限度給了我發揮特長的自由,讓我能傾聽自己的心聲并以興趣選擇專業”,她說,“就這一點來說,在人生的關鍵時期能夠遇見他們,我是非常幸運和幸福的”。
 
好作文是怎樣煉成的?
家庭出版社”功不可沒!


 生于1999年的王安憶佳,早在12歲就加入了陜西省作家協會,13歲時成為楊紅櫻《馬小跳》雜志首席簽約作者、《華商報》簽約作者,2017年1月當選為中國少年作家學會主席。她迄今已在《兒童文學》《少年文藝》《中國校園文學》《意林》《格言》《小小說選刊》《延河》《美文》等報刊累計發表作品400余篇80余萬字,出版了4部作品,其中的美文集《花開有聲》躋身2012年度"中國好書榜"。
那么,王安憶佳的好作文是怎樣煉成的呢?其中有何秘訣?
對于這個問題,王安憶佳介紹說:也談不上什么秘訣。我們是普通家庭,但在我的寫作成長路上,父母給予了我不同尋常的支持。爸爸的工作是給博物館搞布展策劃設計的,他因此有個“職業病”:喜歡把我的書本、作業、作文、繪畫涂鴉等東西統統當成“文物”收藏,他說他是我的忠實“粉絲”。從我小學一年級寫的第一篇作文開始,我的所有手稿都成了爸爸的收藏,不僅收藏,還拍照留念,并及時錄入電腦保存。有一件事我記得特別清楚,在我9歲生日那天,爸爸把我平時的習作整理編印成一本“書”作為禮物送給我,“書”的封面印著“王安憶佳著”。這可真是莫大的鼓勵。自此,我們的“家庭出版社”宣告成立,媽媽任社長,負責經費,爸爸任主編,兼打字員、校對員、跟印員,我是唯一的簽約小作家。就這樣,從那時到小學畢業,幾乎每學期家庭出版社都會給我編印一本習作集。這期間,父母還幫我投稿,讓我參賽,參加一些少年作家圈的夏令營活動。所有這些,讓我的寫作興趣、眼界和文筆水平與日俱增,后來還真把我的作品送進了國家正規出版社。

 
王安憶佳個人作品集
 
王安憶佳非常贊同并受益于爸爸的一個做法,這就是:反對“好作文是改出來的”這個說法。爸爸認為,重要的是培養孩子的興趣,而不是苛求孩子把“這一篇”作文寫得多好。因此憶佳的每一篇作文出手后,她都沒興趣修改,爸爸也不要求她改,更不會越俎代庖幫她“裝修”作文。在爸爸看來,孩子的作文是孩子的“孩子”,也就是他的“孫子”,看在眼里啥都好,“隔代親”嘛。就算有不滿意的,爸爸也只是期待憶佳的“下一篇”。“這樣一來,寫作自然成了不斷嘗鮮的樂事!相反,反復的修改,無論是自覺改、被動改、師長代改,都會把寫作的興趣折磨得體無完膚。我慶幸自己“遇見”了一個開明的老爸。又是一個美麗的遇見,好幸運??!”王安憶佳這樣說。
王安憶佳還特別談到中國少年作家班對自己的影響。她自10歲起,連續多年參加了中國少年作家班的函授和面授活動,“這個大家庭像一座熔爐一樣焠煉著其中的每一個莘莘學子。”
談及未來,這個18歲的姑娘也有自己的思考:“離真正的作家我還有很遠的路要走,我將來也未必會執著于當一個作家,但如果能在工作和生活中‘我手寫我心’,寫我所見、所思,何嘗不是一種幸福。”
欧美A片在线